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這個江湖歸我們做主 起點-第一百二十章招法依舊

這個江湖歸我們做主
小說推薦這個江湖歸我們做主这个江湖归我们做主
知道这下太冤枉胖子了,二人很不好意思,男子汉大丈夫,有错得认,梅八打了个哈哈:一把搂住胖子:
“原来是误会,呵呵,就当给大家逗个乐助个兴,现场气氛太沉闷了。”
胖子欲哭无泪几乎抓狂,十分郁闷地说:
“沉闷就得拿我开心,上辈子欠你兄妹的啊,鞭子抽过后不满意改拿刀砍,八爷,好相交再相交,不好相交两脱交,算胖子怕了,以后留座独木桥给我吧。”
这事梅八觉得的确有些过,得补救,他知道胖子在乎什么:
總裁大人,前妻逆襲 林朵拉
“说了是误会,消消气,等大比过后,我们再陪你进淌山如何?”
三儿一根筋认死理,对错分明绝不含糊,立即一拍胸脯许诺:
“对我师父这么好,那一定得报答,我狩猎只逮巨兽大家是知道的,绝对让你满意,想弄多少都行,保证把得仙楼的地窖全部装个水泄不通。”
胖子商人本性立即展露,马上忘掉刚才这两个家伙想揍自己,开始憧憬下一次的猎兽行动:
“三少的水平没说的,我得造个计划,上次干粮备少了消耗太多肉有点花还来,这次必须有备无患。”
梅八将刀还鞘,想想得消除不良影响,笑呵呵地拍拍胖子的肩:
“怕了?呵呵,太不经吓啦,咱们是兄弟,哪会真砍你。”
胖子这才回过神,对啊,三少是一根筋不好说,但梅八应该不可能对他动真格的,不过有件亊胖子觉得必须要说明一下,省得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
“八爷,你以后能不能别老把你妹往咱身上挂,男姐根本不入我法眼。”
梅八对胖子这个不屑一顾的态度有些不满:
“这么拽,难道觉得咱妹不漂亮吗?”
胖子吸了口冷气,四周望了望,小声地说:
“你妹长得是非常好看,但谁会惹一个动不动大鞭子开抽的女人。”
三少点点头,公平地说:
“这个倒是,我有九十九个姐姐,但真没师娘那么不讲道理的。”
胖子拍拍肉滚滚的肥手开始分析:
“这世上端庄秀丽,温馨尔雅,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女人太多了,男姐不在她们行列。”
梅八一楞,忙问:
“你究竟想说什么?”
胖子摸摸脖子上那道疤痕,心有余悸地说:
“你那宝贝妹妹,让我记住的也只有她的长鞭和抽在身上的痛。”
梅八一想胖子说得有些道理,不兔感到沮丧地叹了口气:
“老是拿着鞭子抽这抽那还经常抽错人的女孩居然是我妹,的确少点温柔劲。”
想到大美人拎着个大长鞭一顿乱甩,胖子立觉胆怯,每次鞭策他都首当其冲,无一幸免,所以心有余悸地说:
“爱美之心人皆有,但你那妹,唉,说句得罪话,天底下只剩她一个我也宁愿做光棍,绝色美女,绝顶鞭法,绝不能惹。”
大家一时无语,只闻叹息。
那边比赛监督一看局面稳定下来,摆摆手说:
“无关人员禁声,器比开始。”
铁达汉虽然纳闷王道的朋友们怎么突然喊打喊杀地发生内哄,不过却没心情关心这些状况,因为他此刻正呆呆地看着王道的炼炉,半晌,诧异地问:
“不会吧,你这玩意儿是木的?”
王道笑笑,用丝绒小心擦拭着木炉,小声告诉铁达汗:
“别担心,非常结实经久耐磨抗高温还永不生锈。”
看看王道镇定自若的样子,铁达汉相信了,炼丹后他就已经心悦诚伏,即使这老兄现在说不用炉也能炼同样会丝毫不疑,摸摸天木炉后说:
“呵呵,那可是个宝贝,对了,兄弟,这次怎么弄?”
王道想了想,试探着问:
“你们学院也修神火决吗?”
铁达汉楞了一不,反问:
“起码的基础课题啊,难道你没学过?”
王道点点头,压低声音:
“那就好,什么都别管,跟我干,火龙旋舞。”
大唐醫王 小說
王道一拍天木炉,炉子开始旋转。
别人都在升温溶金属,王道却催动木炉不断旋转,越来越快,铁达汉有样学样,也大喝一声,“火龙旋舞”,催动銅炉不停旋转,虽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相信这个好兄弟。
末世兵王
王道一拍木炉,开盖,扔进一堆金币。
几乎所有人都感到诧异,世人皆知的一个起码常识,真金不怕火炼,他居然敢用黄金制器?太夸张了吧。
铁达汉可没想那么多,先是下去找长老要来钱袋,然后照着葫芦画瓢,一拍铜炉,开盖,大叫一声:
“我的娘,好烫。”
明明没见他们起炉火,好烫?这不可能吧?
铁达汉看看钱袋,这是他们所有的财产,已剩得不多,但舍不了娃子套不住狼,叹了口气,忍痛也往铜炉里扔进一大把金币。
这种前所未见的冶炼方式令人吃惊,别说观众,甚至连台上的选手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俩表演。
封盖,王道全力一拍木炉,让它再加疯狂地自转起来。
当然,铁达汉也是同样这么做的。
看着王道悠闲地做伸张运动,铁达汉仿佛明白炼器已可告一段落,笑嘻嘻地问:
“是不是到了喝酒的时候?”
王道大笑,拍拍铁达汉的肩膀夸奖道:
“有进步,正是到了喝酒的时候。”
铁达汉看看炼炉,担心地问:
“咱俩的炉子怎么办?让它转?”
王道坐下,轻描淡写地说:
“不用管,反正它自己不停我们也无计可施,放心吧,没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
铁达汉闻言兴冲冲地坐下,开始往桌上摆东西。
一会,休息桌摆得满满的,香气扑鼻,满桌肉食,令人垂涎。
王道呑了下口水,开玩笑地说:
“铁兄啊,你抢劫了饭店?”
铁达汉呵呵一笑:
“抢饭店?亏你想得出,买的,都是用钱买的,长老说估计你的方法可能和先前差不多,为表达丹比的谢意他特意买了些肉,自己都没舍得吃。”
王道心里有些感动,真是实在人:
“谢了,酒呢?”
西北人就喜欢豪爽的汉子,铁达汉扔给王道一个皮袋略带歉意地告诉他:
“没烧刀子了,这是我家自酿的酒,不烈但香。”
王道接过一闻,立即对这个酒表示很满意,笑着说:
“是挺香的,其实酒劲太足也没意思,朋友还在喝,你倒了,不尽兴。”
铁达汉深有同感,点头称是:
“对,话没说够菜剩一桌却醉了一片,的确没啥意思。”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们俩这是对上了缘,虽菜凉酒冷但却吃得开心,喝得痛快,聊得高兴。
全场差不多都不淡定了,炼器?吃肉?喝酒?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这一刻,所有的人都觉得不可理解,难道我们全是外行?练器应该是个辛苦活啊。再一看那边的情况,几位参赛者每个表情严肃,汗流浃背,摧炉升温,不敢丝毫放松,这才是炼制的应有态度,必须严谨,因为一个不小心,肯定全功尽弃。
但上回合练丹时王道并没走寻常路却弄出了极品,这也让所有人不敢质疑,甚至一些长老命令随行的弟子们必须用心观摩学习。
只不过目前的情况让少年们郁闷了,学什么?学习他们上班开小差让老天帮忙完成工作?
这届院比的确十分奇葩令观摩者大跌眼睛,不过也好,现场出现前所未有的轻松气氛,过程似乎已不重要,大家聊天扯谈只等结果。
台上王大少与铁达汉在开心地喝酒吃肉,台下城北圣王居然也在和二长老喝酒。
梅八变身烧烤男,卖力地烤鱼烤肉,不用说,这家伙又得了好处,而且丰厚,不然要他出力,除了兄弟王道,什么城北城主滚一边去,就是他爹鬼刀也不行。
只是苦了三少,剖鱼切肉,脏话累活都归他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