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縱使愁腸亦是情笔趣-第二百二十七章 得知關係

縱使愁腸亦是情
小說推薦縱使愁腸亦是情纵使愁肠亦是情
两日后。
皇城内。
傅漫萝置身于御花园内,只是冬至将临,园内已经没有多少可以观赏的花束,唯有那梅花含苞欲放。
云意晚看着傅漫萝一直坐在秋千上,她的身子随着秋千的摇晃,可是,却迟迟不开口。
“梅妃娘娘,您唤民女前来,有何吩咐?”
“民女?”傅漫萝抬起自己的手高举在眼前,“意晚轻看自己了,明日你就将嫁与暝王,如今啸王失势,暝王在朝中独大,意晚的身份可比之前风光数倍,哪里还需要自称‘民女’二字。”
云意晚见她一直不肯直视自己,索性直接站在她面前。
“明日事何人晓?所以梅妃娘娘究竟有何事?若无事,民女先行告退。”
她今日其实还要感谢傅漫萝,因为她确实想离开云府。
只是两日前,季向暝就派人将云府牢牢看守住,尤其今日,即使是云桐都不能离开云府半步。
可是,傅漫萝迟迟不肯说明要义,现在更是一言不发。
“梅妃娘娘……”
“梅妃娘娘……”
“傅漫萝。”
她的耐心一点点耗尽,在她终于叫出她的名字时,傅漫萝眼角向上翘起。
“意晚,你终于肯叫我的名字了,我记得当初是你说会生分,让我叫你意晚,而你唤我一声‘漫萝’,可是,你看看这才过去多久,你便一口一个‘梅妃娘娘’,到底是谁生分?”
云意晚一时觉得无话可说,“所以你让我站在这里这么久,只是觉得我与你生分了?”
“难道这个不重要吗?”
云意晚无言以对,“那漫萝究竟有何事?”
傅漫萝的脸贴近身旁的藤曼,一脸真诚地看着云意晚,“意晚明日就要嫁人了,我舍不得,想再多看看你。”
“我记得我从站在这里,你就没有抬头看我一眼。”
“这不是伤感嘛!我真的舍不得。”
她的嘴一撇,一举一动间存在妩媚,看似真诚,可是却是难以辨认。
“那这看也看过了,咱们聊一聊正事,皇后娘娘入冷宫是不是你的手笔?”
傅漫萝一副事外人的模样,淡然起身,一步步走到她身边,然后将她拉到她刚坐的位置,并按着她坐下。
“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知道的,我刚入这宫中不久,可是皇后娘娘履履与我作对,而且我听说她那弟弟曾经欲对你行不轨之事,我便一次性教训了。”
云意晚看着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重重地呼出一口气,“那清妃娘娘呢?她又与你作对了?”
“那倒没有,那位娘娘是这宫中的清流,从未想过与我为敌,想想我倒是有些对不起她,毕竟她曾经的冠宠都被我抢走了。”
“那你为何?”
“还不是因为她有个好妹妹,我听说不久前,那傅漫思几乎要杀了你,难道不该付出一点代价,至于她死了就跟我关系不大,是她与曾经竹马相见,不小心被皇上看见了,皇上本来是要将她打入冷宫,是她自己受不住,直接自杀了,我可没有想要她的命。”
她目光流转,嘴里的话就像在说旁人似的。
“你说你对她们出手,都是因为她们的亲人都曾伤害过我?”
傅漫萝靠近云意晚,她的手俯上她的脸。
“我这前半生都被打骂与嫌弃充斥,旁人看了不是冷眼旁观,就是自愿当那个刽子手,可你是唯一一个出手帮我的人,光这一点,我觉得你就值得我付出生命。”
即使她们现在的姿势不合常理,可是云意晚却没有动。
傅漫萝继续道:“其实我知道,你当初帮我,很大原因都是因为你想借我的手惩治傅漫思,可是,我愿意被你利用,虽然这皇城不值得我有半分留恋,但是一想到可以帮到你,我就觉得我有意义。”
云意晚看着回到原本真实的样子,一时触动。
她握上傅漫萝的手,“你的前程太苦,你应该为自己好好活,我不值得你毁了自己的前程,前面的事就当它都过去了吧!欠我的人我会亲手讨还,你不必忧心。”
傅漫萝回握她的手,“意晚,你确定你可以亲手讨还?那季向暝呢?”
云意晚被惊住,她一下子弹起,“你什么意思?”
傅漫萝开始在她面前踱步,“季向暝诓你、骗你,可你却身处迷雾中,还满心欢喜地等着嫁给他,你如何向他讨还?”
“你是什么意思?”
“你看!”傅漫萝玩味地看着她,“事到如今,你竟然连自己被骗了都不知道,还谈什么保护自己,可惜那个小公子,什么都不知道,心爱之人就被抢走了。”
“你说的人,是景言楚对不对!”
彼岸岛48天后
这是陈述句,即使不知事件的前因后果,可她下意识地联想到了景言楚。
“哟,看来不是完全将人家忘了,可我听说你这次回晏都直接就住进了暝王府,之后见到那小公子,都是直接说没有见过面,可伤了那小公子不知道多少次。”
“那我和景言楚之间,你知道多少?”
她现在都不在乎傅漫萝居然一直在调查自己,只关心自己与景言楚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当初你是因为那个小公子,才会想着对傅漫思出手,上一次你到晏都只对他一人亲近,我还听太后说过,你在太后面前提过,想要嫁给他。”
云意晚猛然退后一步,脸上满是震惊。
原来她的猜想不是无根无据,景言楚与她不是只见过及几面的关系。
想来他故意与她撇开关系,与季向暝脱不了关系。
可是,她能去找景言楚确认吗?
她上次仅是与他说了几句话,季向暝几乎要让他魂断幽冥,若是她再去找他,他会被她连累成什么模样?
傅漫思见她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后悔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些。
“我还有事,先走了,有机会再见。”
傅漫萝一喜,“那有机会一定要来见我。”
这世上她谁也不信,唯独信她云意晚一人。
只可惜,她们再无相见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