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北城拾頁-第55章 時光的門分享

北城拾頁
小說推薦北城拾頁北城拾页
沉默像空气,无处不在,沉默也像死尸,冰冷彻凉,沉默它更像毒瘤,掷地有声且同样凹凸有致,那是许多心碎之人痛彻心扉,贯骨穿肠的感受呀!
久久,久久的,沈恩衣听出自己的心,轻轻,再次碎裂而去!
以前,她的心碎是自己遭遇不幸,现在她心碎,是悲伤林以辰跟余子表的下场!
“子表余,属于我的,你都大可以拿去,真的!我养的孩子,我睡的床,我用过的杯子,我心疼过的男人!你试着拿去,看一下,你幸与不幸!这个世界,女人可以同情女人,女人也可以理解,并且保护女人,但唯你不行,因为,你是长期植入我家庭的子表呀!万人唾,亿人弃!捡食别人的一切,你什么东西?”
久久,久久的,沈恩衣听到自己冰彻骨寒的声音!
“那个女人呢?你弄去哪了?”沈恩衣冰冷问,那一刻,她觉出自己的心寒与不争气的动摇!
“早分了!”林以辰说!
“什么时候?”沈恩衣问!
药鼎仙途 寒香寂寞
“你回去没多久,就分了!”
这个时间,沈恩衣后来清楚发现并且知道,是她走后,仅一个月不到,那个林以辰的小三,子表,那个为了跟林以辰一起,抛夫弃子,卖!身,东拼西凑二十多万首付三房,在林家附近安定,没达到目的时口口声声,信誓旦旦说她名下的房子自己供,不用林以辰还,结果不出半月,就继续问林以辰要钱,之后,被林家,集体扫地出门,不留余地与情面!
还真是,绝!
还真是,一报还着一报,不是不报,只是时间未到!
撞车公园附近花基那儿,叶枫给沈恩衣打电话,叶枫说:“我听了你的事情,故而有长话与真话同你说,你现在,讲电话方不方便?你的那个朋友,在不在那?”
沈恩衣说:“不在,既使在也没事,我当初恨透林以辰,也不想加他微信与接他电话,是我的那个朋友,他说他从小就是孤儿与缺少母爱,是他设身处地分析与开导我,他说,作为成年人,不论大人有什么仇什么怨,关于孩子的事,好好商量,所以,我才收了林以辰的联系!”
“只是你没想到林以辰拿孩子作诱饵,装可怜,喊你回去!”叶枫道!
“我问他,他的那个女儿怎么回事?争吵时,他字正腔圆,口口声声说余子表的那个大儿子是余子表前夫所出,小女儿就是他林以辰,两人婚内苟且得的,两人因为这个,双方家庭断舍离,现在,他又情真意切,说不是,他没有女儿!”
“他林以辰,算个什么东西,他说是就是,说不是就是不是,他说了不算,你让他去做亲子鉴定,免了以后继续,纠纠葛葛!”叶枫气愤说!
时光的门,尘封着,尘封着,突然开启,那时,沈恩衣还没有拿到驾照,在沈恩衣与汤婆的强烈要求下,入夜,若大的五星级景区,园内公路无人,林以辰带沈恩衣练习!
“一脚油门踩过去,怕死?死也就死了,反正有保险公司赔!怕什么!”林以辰道!
他开起车来,似飞机起飞与降落一样!
“一档,二档,三档,四档,五档!加速!他快我也快,他照我也照,谁怕谁!”他教了一会,感觉还行,就在副驾座抽烟,跷脚,玩手机!
“转左还是转右?”
沈恩衣鱼木脑袋,反应不及,结果把车开入沟道,那一瞬,她事后想来,也是脑袋翁翁,浆糊一片!因为慌乱,不及,人的反应,心乱如麻,最是手足无措!
“澎!”
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车子撞入河沟,幸好,一根护柱把车卡住,车和人才没有冲进沟去,两人均未受伤,可车子的水厢给沈恩衣生生撞爆!
还真是,平也护柱,败也护柱!
那时,沈恩衣的科二也都没过,林以辰就叫她一档挂至三档!
那时,林以辰在副驾驶座教着恩衣,却与手机上的小三,子表余聊得水深火热,前者是妻,后者是表,前者因为带娃与学车,暂不工作,没有经济来源,且不会车,笨!
后者则处心积虑,从安急科身上,骗得有车,有工作,并且心机,时刻觊觎林家,以及沈恩衣生活的一切!
尋找失落的愛情 小說
那时,沈恩衣天真,可悲,她望着非常生气的以辰,心说:“骂就骂吧,谁让自己,确实的笨!”
也是那时,那个曾经拿着沈恩衣的钱去学驾照,十分虚伪,假冒伪劣地林以辰说:“等我买了车,第一个拉你,不管多久,也不论你去哪儿,海角天涯,皆拉了去!女人,学什么车,做副驾座就行!”如此承诺的人,生活只要有一点钱与有一点好,就开始腐烂与学坏!不再是她当初认识的人!
那个同样一路货色的,林以辰的帮凶同学,教练的老婆,她也说恩衣:“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有本事,你给我科一到科四,全都是一把过!”
不知什么原因,那时的沈恩衣,手无缚鸡之力,对林家与生活,俯首称臣,懦弱至及!
后来,曲曲折折,她离开林家,离开林以辰,留着一双天使在地狱与恶魔生活,后来,她重新报了驾校,并且科一至科四,全都一把而过,并且科一98分,科二满分,科三95分,科四满分,漂亮过了!
后来,她认识汤圆!
她决定创业,买了车,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假日,她开车去了公园摆滩!因为公园依山傍水,徒坡!前路很壁,她拉着货,车子爬不上去!
车子给城管,一追再追,爬上花基,沈恩衣当时,想着那里公交车站,十字路口,景区坡脚,地方大,她只要下了花基,转左行驶一百米,就能进入双向四车道最右边位置!
说时迟,那时快,她上车,启动时,不见景区有车,开下去时!
“嘭!”
因为下了一块砖厚度的坎,车子冲击力加大,尽管她车速很慢,但也刹车不及,与快速转弯而来的小车撞了一个满怀!
“叫保险公司还是报警,你挑吧!”车主是个男人,他下车看了一下门把手刮花的漆说:“别看这门没事,但改起来,整个门都得换!我不骗人!”
电话里,圆汤圆说:“你别和他争,别和他吵,真正的,保险公司和警察来了,你很麻烦的,你逆行,到时,罚钱事小,最怕他们收了你的驾照!”
叶枫说:“多少钱,你给他,如果没钱,我转给你!他的车,我看了,也很便宜!”
那人看了一会,说:“私了,给一千吧!我还着急着去吃酒呢!”
沈恩衣眼泪汪汪,最是委屈,别人过节,都去玩,就她起很早的去进货,大老远到这里来,午饭没吃,水一口没喝,卖个果子,还撞车!
委屈的泪,巴塔落下,她也遂不及防!时光的门,推开了,世界依然光怪陆离与形形蛇蛇!有些事,记得,并非软弱,而是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