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系統遲到五年,開局鎮滅聖地 沉戈2020-第97章 無塵絕宮的造訪分享

系統遲到五年,開局鎮滅聖地
小說推薦系統遲到五年,開局鎮滅聖地系统迟到五年,开局镇灭圣地
泡在木桶里,看着缓缓升起的氤氲水汽,秦玄感不知不觉陷入了沉思。
遥想自己初到大荒世界,先是在密林中被妖兽追赶,而后被人所救加入宗门,原想凭借自身的努力,一步步成长,奈何宗门是吃人的恶魔,险些丧命于血罗老祖手中,多亏在千钧一发之际,系统到来,不但反杀了他们,而且因缘际会加入了永恒圣地。
在那里,自己遇到了很多人,也找到了责任与担当,只可惜这一切的一切都被隐宗姚无敌的那一剑斩断了。自己所有的朋友都死了,只有自己活了下来,还白捡了一个老婆,有了一双儿女。
虽然如此,自己依旧想要报仇,想要灭掉隐宗,为死去的人讨回公道。只可惜天不遂人愿,隐宗虽强,却也强不过诸天背后大佬们的意志,也强不过磐磐大势。
到如今,隐宗已成为过去式了,诸天降临大荒世界,万界战场已开,而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遇见了自己的父母,自己竟也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大千世界的界主之子,可谓是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下。
咚咚咚……
“钟声?是谁在撞钟?难道说将有什么大事发生不成?”悠扬的钟声打断了秦玄感的思绪,使其整个人紧张了起来。
爆宠纨绔妃:邪王,脱! 小说
不大一会儿,外面除了钟声之外,依次传来诵经声与吹法螺的声音。
东方超有毒
“这又是谁?”秦玄感沉吟少顷,蓦然开口:“海棠,外面发生了何事?为何会有诵经声?”
“回少主,是无尘绝宫的人前来拜见圣母娘娘,诵经与吹法螺是他们的习惯,而钟声是我们向他们表示欢迎。”海棠解释完,轻轻一顿,道:“是他们打扰到您了吗?少主,请放心,奴婢这就去与之交涉。”
“无妨,我只是好奇,随口问问,不必上心。”秦玄感淡淡开口。
“好的,少主。”海棠补充道:“少主,圣母娘娘早就有所交代,您是穹苍大世界的未来之主,我们身为奴婢,绝不会让您受半点委屈!无尘绝宫虽强,但只要它存在于穹苍大世界之内,就必须臣服在穹苍神殿之下!”
最后一句话并不像是对秦玄感专门说的,而是已成为了侍女海棠的信念,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
“好,我知道了。”秦玄感随口应了一句,便继续沐浴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他从木桶中出来,换上了海棠早已为其备好的华贵锦衣。
不得不说,人靠衣裳马靠鞍,秦玄感站在一面巨大的铜镜前,仔细看了看自己,发现确实比先前要精神许多,举手投足之间似乎有贵气流露。
“少主,奴婢可以进来吗?”海棠在外轻声问道。
“好了,进来吧。”秦玄感说道。
“吱呀”一声,殿门微开,海棠缓步而入。
秦玄感回过头问道:“这么急着见我,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吗?”
“回少主,确有一件要事,需要少主亲自办。”海棠毕恭毕敬地在旁说道:“圣母娘娘有令,如少主沐浴完了,请到后面的扶柳苑去一趟,娘娘要亲自为您引荐几个人。”
“无尘绝宫的人?”秦玄感双眉一挑,问道。
“回少主,正是。”海棠说道。
“好,我这就去。”秦玄感点点头。
冒牌大英雄
海棠闻言,缓缓抬头,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话,但说无妨,这里又没有外人。”秦玄感立即捕捉到了她脸上的微妙变化。
“是,不敢欺瞒少主,无尘绝宫是穹苍大世界五大宗门之一,门徒百万,因此圣母娘娘对于他们这次的造访十分重视,所以……”海棠顿了一下,道:“无尘绝宫的人向来眼光于顶,极少服人,如果他们有冲撞到少主的地方,还请少主为了大局着想,对他们礼让三分,让彼此在面子都过得去。奴婢多言了,还请少主恕罪。”
“恕什么罪,又不是你自己要说的,是我让你说的,如果这都需要恕罪的话,天底下真不知道有多少罪要恕。”秦玄感微微一笑,道:“好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只要他们别太过分,我一定会多加忍耐的。”
“委屈少主了!”海棠满含歉意地说道。
“不委屈,这算什么委屈,我收拾好了,走吧!头前带路!”秦玄感洒然一笑。
“是,少主,请跟我来。”海棠说罢,引着秦玄感,便直奔扶柳苑的方向而去。
你在以做爱为前提邀请我吗?~肉食系自恋男子与绝对不恋爱的女子~ 性行为を前提としたお诱いですか?~肉食ナルシストと绝対恋爱しない女子~
扶柳苑是穹苍神殿内的一处小型花园,距离秦玄感所在的崇光殿大约四五里的距离,海棠和秦玄感二人大概走了十余个呼吸的工夫,便已走到了。
刚进入扶柳苑正门,秦玄感便看到了一个中年妇人坐在母亲的对面,两人一边饮茶一边谈论着什么,而在那位中年妇人的身后,立着一男一女,相貌上有些相近,应是具有血缘关系的兄妹。
“真仙境?!”秦玄感扫了二人一眼,心中暗下判断,至于那位中年妇人,丝毫看不出修为境界,但能与母亲对坐饮茶,必是非凡之辈。
“玄感!你来了,来!”沈如月放下手中茶盏,伸手招呼道。
秦玄感快走了两步,来到切近,深施一礼道:“母亲!”
“好妹妹,这位就是你刚才和我说的,寻觅多年,好不容易在下界寻到的儿子。”中年妇人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眼前的秦玄感。
“正是,正是。”沈如月连忙说道:“玄感,快来拜见你龙姨母。”
“龙姨母?”秦玄感虽觉得有些别扭,但还是拱手说道:“小侄秦玄感拜见龙姨母。”
“诶,好好好,我与令堂是义结金兰的姐妹,而我夫家姓龙,所以才有这个称谓,贤侄莫要见怪啊!”中年妇人继续道:“他们都是我的孩子,哥哥龙傲、妹妹龙蕊。傲儿、蕊儿,你们还不见礼。”
“是,母亲!”两人随即向秦玄感行礼道:“见过秦公子。”
“叫什么秦公子,弄得那么生分。”龙姨母转头看向沈如月,道:“好妹妹,我有一个主意,你看让我的蕊儿嫁给贤侄如何?”
“娘,你说什么呢?”龙蕊捂脸道。
“娘,太唐突了吧?”龙傲也在旁劝说道。
“这……”秦玄感此时也是一副被雷劈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