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通靈紀元 起點-0044 殘夢歸元相伴

通靈紀元
小說推薦通靈紀元通灵纪元
草地空间之中,漫天的龙卷消散一空,纷乱的草地再一次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如果不是身上的空虚感和血渍在提醒着杨舒,他都会以为刚刚那些全都是幻觉。
低叹一声,杨舒看着手上一个有着三个孔洞的圆球皱眉不已。
意志力一触及这个圆球,杨舒就能感受到一种陌生的熟悉感,仿佛这东西是他久远之前就遗失的一般。
但是想要真正完全操控这个东西,一种生涩抗拒感又突然产生。
熟悉是因为杨舒已经用血炼法简单炼化过了,而生涩是因为不熟悉使用,抗拒感则是因为这玩意还不完全的属于他,自相矛盾的一件东西,使得杨舒颇为无语。
这个圆球正是这方小世界的本源之物,就在先前杨舒的血炼之法无以为继,准备燃烧元宇宙的本源时,一个三眼怪人突然出现,随后就把这个东西给了杨舒。
“觉悟晓?奇怪的名字啊!还有这玩意,居然还要消除那家伙的执念才能完全掌握,还有那诡异的灵,唉!怎么就这么麻烦这么多破事呢?”
觉悟晓的声音从圆球中响起:“小子,别不识好歹了,多少人为了一个传承灵珠而殒命,你如此轻易就得到了,还嫌弃不已!”
“我可提醒你,一旦那绿玉兔完成融合,你可就只有等死的份了哦……哈哈……”
杨舒没好气的说道:“不用你提醒,我还是很惜命的。”
杨舒说完,意志力突破进这个圆球里面,开启了觉悟晓的第一份执念……
一间普通的三居室,一个面部有些浮肿的女子正在独自躺在床上,女子身上白色的被子微微的起伏着,被子上面摆放了许多小玩意:弹弓,各式各样的笔,书本,树根,随意的涂鸦,奖状,花花绿绿的卡片,以及许多杨舒根本就不认识的东西。
看着那些明显是小孩的玩具,杨舒十分的不解。
而在这屋子的外面,则是聚集着许多的人,而在那些人的后面,一口漆黑的大棺材显得十分的显眼。
通过那些人的对话,杨舒确认了床上这个人就是那觉悟晓的妈妈,也就是杨舒要完成的执念之一:没能在女子弥留之际见到她的最后一面,以至于成为了他的终身遗憾,哪怕是几百年过去,这份记忆依旧还在。
而杨舒需要做的,就是冒名觉悟晓来见这个女人最后一面。
不确定这个记忆的片段时间有多久,杨舒不敢耽搁,直接在女子的床前凝聚出了觉悟晓的身体。
近距离的观察之下,床上的女子面容更加的显得苍白,呼吸若有若无,嘴里低声诉说着含糊不清的话。
杨舒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骨雕,骨头就是一根普通的鱼肋骨,雕刻的是一把弯刀的样子,做工很粗糙,或许是被摩挲了许久,此时泛着一些晶润的光泽。
杨舒仔细检查过,这骨雕并没有什么异样,但是却是那觉悟晓郑重其事交给她的,说这是他最喜爱的一件小玩意,也是他们母子间一件最重要的信物,务必要交到他妈妈的手里面。
借助着那根骨雕,杨舒很快就找到了病床上女子的元宇宙,处于极度的好奇之下,杨舒查看了一下女子的记忆,这一查看直接把杨舒给愣住了:居然真的是没有人记得有觉悟晓这个人?而且这个女人先天不孕,那么觉悟晓为什么说这是他的母亲呢?
结合屋子外面那些人的议论,杨舒大胆的猜测,这个女人应该不是觉悟晓的亲生母亲,但是这份执念又是怎么回事?对象不是亲身父母,不是爱人孩子,居然是一个后妈?
房间外的交谈似乎告一段落了,杨舒不敢再耽搁,将觉悟晓准备好的关于和这女子的记忆一股脑的放置于她的元宇宙中,趁着这个空档,杨舒查看了一番这女子的身体状况。
元宇宙濒临破碎,心脏衰竭,这似乎是后天性的心脏病。
杨舒飞快的使用自己的本源之力将女子的元宇宙修复了一番,随后将那根鱼骨轻轻的放在了女子的手里面,这样等女子醒过来,结合那份灌输的记忆,自然就会想起觉悟晓这个人,那么杨舒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外面传来了开门声,床上的女子恰在此时醒来,看着眼前那模糊的人影,女子惊喜的叫到:“儿子!儿子!”
杨舒所化成的觉悟晓微笑着消散,一声“妈”终究是没有叫出口,门外的人也齐齐涌了进来……
杨舒的意识回归,看着手上的本源之物却没有言语。
一道虚影出现,觉悟晓惊喜的说道:“我感觉到了,那是母亲的呼唤,你的任务完成了。”
杨舒抬起头看向那虚影,皱眉不已:“你怎么虚了,还有……唉……算了……”
“因为我没有了元宇宙的本源支撑,所以坚持不了多久了,你是想问我和我母亲的事吧!其实没什么不好说的,我从小缺乏父母的关爱,虽然身在一个健全的家庭,但是生活得却连个孤儿都不如,直到后来他们离了婚,我的母亲来到我们家,我才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母爱……”
“唉!没时间和你说了,没有了执念,我也可以回归灵界了……”
“你不是说还有一个执念吗?赶紧说出来啊!”
“哈哈!小子,我就这一个执念啊!既然你完成了,那就……行了……小心……那……绿……”
觉悟晓的声音伴随着他的虚影消失,杨舒看着手上的本源之物,心念一动顿时草地空间消失不见,杨舒发现自己正坐在了荒原之上。
远处,一只绿色的兔子和众多的银花分身正战斗得如火如荼。
随着三眼空间的消失,绿色的兔子顿时更加的疯狂了,数个银花不由齐声叫到:“杨舒,你那边好了没,好了赶紧来帮忙,我快坚持不住了。”
杨舒看了看交战的双方,随后切断了那绿色兔子和三眼空间的感应,然后大声说道:“你在坚持一下,我还有点事没处理好。”
杨舒说完,一手捂在胸口的位置,然后闭上了眼睛。
银花咒骂不已,但是面对那更加疯狂的绿色兔子,却是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对。
神人昔话
此时银花已经分出了数十个分身,不规则的分布挡在了绿色兔子的前方,每当发现那兔子有发射绿光的时候,就会有几棵树自动挡了上去,然后其他的树就躲在了后方。
青春
等绿光闪过之后,那些没有被麻痹的树就会赶紧冲出去,用枝条疯狂的抽打那只兔子。
而那兔子也不知道的闪躲,就这么直愣愣的等着挨抽,只是也不知道这家伙的皮是怎么回事,那些树枝都抽断了许多,那兔子除了被阻挡去路,身上却是一点伤口都没有留下。
当杨舒切断了三眼空间和绿色兔子的感应之后,那些枝条终于是能在绿色的兔子身上留下伤口了。
银花这才算是放下心来,抽空看了杨舒一下,发现他依旧保持着那个奇怪的姿势,银花不由大声叫到:“喂!你到底怎么回事?受伤了吗?”
没有得到回应,银花不由焦急起来,想了想后,拿出了那颗芦苇的灵种来。
金色的叶片微微颤动,一种奇怪的声音笼罩在了那芦苇的灵种之上,顿时那颗种子就急剧的震动起来。
“臣服或者湮灭!”
芦苇灵种放弃了挣扎,任由一根树枝化为液体状将他包裹了起来,渐渐地那些液体渗透进了灵种内部,随后肉眼可见的,原本只有绿豆大小的灵种顷刻间就变大到了龙眼大小。
变大后的灵种在空中上下翻飞起来,渐渐的化为了一条长长的丝带,绿色的丝带围绕着一棵树飘荡,在那些枝条的空隙中穿梭自如。
银花娇笑着说道:“好啦!这下知道跟随着我的好处了吧,现在去把那家伙给我绑起来!”
银花说完迈着小碎步就向着杨舒跑了过去,也不再管后方的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