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快穿:偏執反派在我懷裡奶唧唧 txt-第278章 病嬌夫郎他柔弱不能自理(33)相伴

快穿:偏執反派在我懷裡奶唧唧
小說推薦快穿:偏執反派在我懷裡奶唧唧快穿:偏执反派在我怀里奶唧唧
沈庭舟抓住了她的手,唇角轻勾,“不然怎样?阿南是想惩罚我吗?”
南筱挑眉,“你看起来还挺期待的?”
沈庭舟确实很期待,不仅如此,他还很大胆的扯了扯她她的腰带呢。
南筱:“……”
沈庭舟手上的动作没停,一脸无辜的低声问:“阿南,是先脱你的呢?还是先脱我的呢?”
南筱:“……”
汝甚骚。
眼看着沈庭舟就要解开她的腰带,南筱忙抬手阻止。
“好了好了,小东西,说正经事呢,你这一言不合就扯人腰带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啊?”
就因为她最后这句吐槽的话,沈庭舟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消失。
“阿南……你说我有毛病?”
南筱顿住,赶忙摇头,然后面不改色的撒谎。
“我不是,我没有,小东西,是你听错了。”
沈庭舟微微偏头,轻哼了声:“你难道没有说过我有爱吃醋的毛病?还有这个爱扯人腰带的毛病,你也没有说过?”
难道不是吗?
南筱突然硬气起来了,“对,我就说了,咋样?我难道说错了?”
“你,阿南你……”
惟我独仙
沈庭舟回眸看她,眼底含着浓浓的委屈。
但很快,这些委屈就通通消失干净了,取而代之的是手足无措的慌乱。
“阿南?你怎么了?”
南筱此刻正捂着自己的手臂,皱着眉哎哟着:“我的手都受伤了,那么的疼,结果我家夫郎还要气我。”
“我没有想要气你,是你先说……”
都市 超級 醫 聖
沈庭舟着急想解释,但却被打断。
“哎哟,哎哟,我不就是说错了一句话吗?就这点事还同我斤斤计较,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哎哟……”
沈庭舟:“……”
南筱抹了一把眼角根本就不存在的泪水,偷偷拿余光扫他,想看看自己倒打一耙的效果怎么样。
他不是想闹吗?
那她就先他一步闹,看他怎么办。
事实证明,沈庭舟的确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无奈轻叹一声。
“阿南,你别闹了。”
南筱立即停止了自己浮夸的表演,“你要是不闹的话,那我也不闹了。”
沈庭舟认真点头:“我不闹了。”
“好吧,那我也不闹了。”
于是两人达成协议,还拉钩盖章,谁要是再闹谁就是小狗,这事儿也就算是翻篇了。
两人的话题又回到沈庭舟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东西上来。
沈庭舟向她解释自己拜师学武的这段机缘,还很有心机的省去了自己帮武林盟主做事,在江湖上杀掉了很多人之类的繁杂琐碎的事情。
蜜味萌妻太迷人
而他之所以知晓这些,其一是,他身在沈家,总是容易听见沈家的那些小姐们谈论着以前沈家的辉煌,拿来当做炫耀的资本。
还有就是那个武林盟主,也曾是那个沈君的爱慕者。
她告诉他,那个机构里可能有幸存者,并不是全都死于那场爆炸当中,那些幸存者不知道找了什么地方隐姓埋名起来。
她还让他注意南凤身边有没有那块令牌,找到了之后立即就交给她。
沈庭舟也没有想到,令牌居然会在逍遥王的身上。
而逍遥王在武林盟主的口中,也是爱慕者之一,那她肯定是知道事情的所有始末的。
武林盟主说,沈君的爱慕者众多,可能远不止这几个人,但沈君最后是选择的是南凤。
按理,令牌应该是出现在南凤的身上才对。
南筱听完他说的一切,细细的梳理着,“也就是说,爱慕沈君的人都在嫉妒南凤,恨不得让她身败名裂而死,那个什么武林盟主还想坐人家的皇位?”
沈庭舟点头。
“所以我有可能是沈君和女皇的女儿?然后不知怎么的就被我娘给养在膝下,不然我娘也不可能把这个给我了。”
火影忍者外传
沈庭舟点头。
南筱有些许怔愣。
是女皇的血脉,又有女皇的宠爱。
这不就是稳妥妥的躺赢吗?
任务真的会这么简单吗?
南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知道的越多,反而心里就越不安起来。
“小白,南盈最近有什么动向吗?”
小白赶紧扔开玉米棒,抹了抹嘴角,开始汇报信息。
【南盈在知道皇女们没死的消息后,也急了,让云遥赶紧派杀手去刺杀,但云遥身边总共就这么几个人,全死在那次的刺杀行动当中,两人大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在皇宫里巡查的侍卫也太差了点,南盈这样进进出出这么久了,还没被发现啊?”
南筱随口吐槽了一句,“这要是危险来临,能保护的了女皇和她宫中的那些妃子吗?”
【其实那个管理后宫事务的景贵妃知道,她身边的男侍卫撞见过几回,但因为景贵妃和李贵妃的关系好,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予追究了。】
南筱微微眯眸。
仙师无敌 叶天南
是了,只要是在皇宫之中位高权重之人,都有机会对原主出手。
不一定是皇女和皇子,也有可能是妃子。
原主既然是在宴会上中的药,而这人又是料理后宫事务,那么,让人下个药不是挺简单的吗?
也别怪她没有往这个景贵妃身上想过,因为这人实在是太不起眼了。
出生于世家贵族,却偏偏生的一副普通的容貌,膝下也没有皇女或者皇子,她对南凤的作用,就是个帮忙管理后宫的打工人。
南筱在原主的记忆里,也没法发现原主和他有什么恩怨。
难道,这人其实是南凤的爱慕者,但恨她是沈君和南凤的女儿,所以想让她死?
“景贵妃是任务者吗?”
【宿主,不是哦,任务者如果出现,我是能感知到的。】
南筱按了按眉心,“那你盯紧这个景贵妃,注意他身边出现的人,小白,女皇那边的消息呢?”
【逍遥王在得知你和皇女们都遇刺的消息后,进宫和女皇吵了一架,最后逍遥王是哭着走的,女皇则是心情低落的去看一幅画,她两天都吃不下饭了,病倒在床,逍遥王又巴巴的跑进宫宽慰她。】
南筱轻轻叹气,这两人教育的观念不同,会争吵也实属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