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刁民陳二狗笔趣-第七百七十九章 莊家王牌熱推

刁民陳二狗
小說推薦刁民陳二狗刁民陈二狗
虽然小姑娘,暂时并没有明显要动手的意思。
但陈二狗,还是立刻便感觉到了一股凌厉的威压。
以陈二狗如今修为,无形之中便能如此轻松让他产生压力的,着实不多。
可见,眼前这小姑娘虽然看上去小小年纪,但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是你啊!真无趣。”
“有点本事,难怪不怕你姑奶奶。”
“算了,你就你吧!赶紧给姑奶奶把那堆破骨头收拾了。”
“看着渗人,影响你姑奶奶心情。”
虽然身在阁内,但庄园内的一切,却都在小姑娘掌控之中。
本以为是庄家人前来替自己打扫阁楼,所以在看清是陈二狗后,她顿时不由得一脸失望。
而且她也懒得搭理陈二狗这局外人,身形一跃便再次回到了那巨大石像手掌之上。
小小年纪,却一口一个姑奶奶。
颐指气使的程度,更是完全目中无人。
看着她再次悠闲躺下,陈二狗内心瞬间便无语到了极点。
关键是陈二狗觉得,她的出现,本身就充满迷惑。
以她的实力,想要处理那对遗骸,不过是挥挥手的事情。
但毫无疑问,她根本就是来找茬,无非就是想借机狠狠羞辱庄家而已。
虽然陈二狗不知道她和庄家之间,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但毁人先祖遗骸,没点血海深仇,估计还真干不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也不知道她具体身份,是不是秦乌两家的人?
所以陈二狗还真有些忧心,这事要是处理不好,这又是一场华夏顶尖势力的生死决战。
甚至庄家,就此退出华夏历史舞台,都有可能。
不过陈二狗现在可没心情去搭理她,而是满门心思,全部扑在了那些神秘壁画上。
庄家位列华夏顶尖四大家族并不久,但这些壁画看上去却至少年逾千年。
绝大部分甚至还都是残缺品,就连那些奇怪的石像,也不例外。
而且那些壁画和石像的元素,也极其稀奇古怪。
画风和上面人物的穿着打扮,大部分都带着一股浓厚的异域风情。
让陈二狗倍感疑惑的是,那股神秘的熟悉感,明明就来自这些壁画和石像。
但越是靠近,这种感觉便反而越是稀薄。
手指触过,完全与常物无异。
关键是之前,陈二狗从未接触和见过这些,或者是类似的东西。
土地传承中也无半点记载,那之前,又为什么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别看了,你就算是把眼睛看穿,也绝不可能看懂。”
“赶紧收拾,别惹你姑奶奶生气。”
“否则姑奶奶让你,连看的资格都没有。”
见陈二狗迟迟没有执行自己命令的意思,那姑娘顿时不由得秀眉紧蹙道。
但她殊不知,陈二狗其实早就放弃了研究那些壁画和石像。
只是一一将现场所有一切,全部牢牢记在脑海中。
毕竟,全场石像壁画加起来少说上千。
庄家的忍耐,肯定有限。
再聪明的人,也很难在有限的时间,将一切研究通透。
“牛什么牛?好像说得你能看懂似的。”
冷嗤一笑,陈二狗满是不屑道。
“你姑奶奶当然看得懂。”
“不过,这么明显的试探和激将法,你真当你姑奶奶傻呢?”
青颜 小说
“赶紧给你姑奶奶干活,否则别怪姑奶奶对你不客气。”
身影仿若闪电般一动,瞬间便在离陈二狗不足十厘米的范围内,朝他做了一个鬼脸。
却眨眼间,又消失在了陈二狗眼前。
不过这次她并没有回到石像手掌之上,而是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连言语中,也明显充满了不屑和愠怒。
这显然不仅仅是威胁,更是最后一次警告。
所幸陈二狗心理素质过硬,而且始终对她没有放松半点警惕。
否则若是换做普通人,准得被她这么一出给吓到当场去世。
但她的话,却是让陈二狗顿时眼前一亮。
随着目光缓缓看向右侧前方,嘴角也快速闪过了一抹难以察觉的狡黠浅笑。
不过,陈二狗依旧没将她的所谓命令当一回事。
虽然陈二狗对庄家,也没有太多好感。
但逝者已矣,他们那些先祖的遗骸,还是值得自己敬畏和尊重。
所以陈二狗只是无奈的微微一摇头后,立刻又将心思全部放在了眼前壁画上。
不管怎么说,陈二狗还是希望在庄家人闯入阁内的时候,自己能有所发现。
“家主,全庄都没有陈少身影,电话也无人接听。”
“外围护院,也并没有看到他离开。”
与此同时,阁外。
随着三道人影一闪而来,那三名前往前厅的庄家核心高层。
立刻便单膝跪地,出现在了庄文仕等人眼前。
以陈二狗对庄家阁楼的感兴趣程度,庄文仕坚信他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既然四寻无人,那最不可能的,便是唯一可能。
所以庄文仕几乎连想都不想用,心中便瞬间有了答案。
“君子坦荡荡,庄某一直以为您光明磊落,不同于一般人。”
“没想到陈少,竟然也会做出这等偷鸡摸狗的小人行径来。”
“您可真不是一般的,让庄某失望。”
凌厉双目瞬间射向阁楼大门,庄文仕几乎是咬牙切齿道。
“数百高手,铜墙铁壁,这,这怎么可能?”
“肯定是家主搞错了,这绝对不可能。”
“就是,阁楼早就被我们围得水泄不通,一只蚊子都休想飞进去。”
“对啊!一个活生生的人,绝不可能逃过我们这么多高手视线。”
“除非他是神仙。”
“神仙也不可能,那小子肯定早就逃出庄家的。”
循着庄文仕目光,庄家所有人都纷纷瞬间傻了眼。
一回头神来,更是满脸难以置信的连连摇头。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怀疑家主的决定,毕竟,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庄家堂堂华夏四大顶尖家族之一,高手如云。
在场的更是高手中的顶尖高手,哪怕是一点风吹草动,都休想瞒过他们眼睛和耳朵。
所以大家哪怕就是被打死,也绝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没错,那家伙,就在阁内。”
“凡闯我庄家阁楼者,必粉身碎骨。”
“庄文仕,你身为家主,懦弱无能。”
“迫使庄家陷入生死危机,你知罪吗?”
正当大家议论纷纷,完全难以置信的时候。
一个既苍老,又极其空洞的声音,忽然便响彻了庄园每一个角落。